大地足球网欢迎您!
今天是:2021年09月23日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2021年7月13日今日说法的主题是受害者为何成被告 今日说法文字版—大地足球网

2021年07月13日 22:07    来源:央视   责任编辑:


cctv1官网直播 20210713今日说法完整视频

清晨,他撞上落石落下了十级伤残,等你走到那里我就碰到十多天了,都来不及了,当时我就反应过来,我说了转告杨路段,他却得承担主要责任,当时画了个四六开,估计是本人承担60%,养路段承担40%人工伤索赔无果,反被公司告上法庭,他是不是说他说与他无关,他不给我在你手上做过一片,怎么会不认账呢?从受害到被告,他究竟经历了什么呢?受害者为何成被告?《今日说法》即将为您播出,说完了

现在开庭给抓的我会《民事诉讼法》134条第一款规定,发展市恩阳区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原料,巴中华兴建设有限公司苏北大劳动关系委员,这是四川省巴中市恩阳区人民法院的开庭现场,阳区劳动仲裁,镇里面包着种植21号仲裁产品进行诉讼请求里面一个不是劳动关系那个时刻的全部白色清单,法官正在公开开庭审理。一起老五就分案穿白衣服的女人是本案的被告吴女士,旁边发言的是他的代理律师,发到市区劳动仲裁委员会,对本案被告原告形成了事实劳动关系的劳动仲裁是正确的,也是合法的,且审理程序恰当,事实认定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鉴定人民法院依法处置该仲仲裁裁决的法律效力。人民医院这个之间的事实劳动关系依法成立,原告席上坐着的是建筑公司的代表双方就吴女士是否是公司员工打的这场官司,庭审中被告吴女士情绪激动,面对原告,她几度落泪,她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如此难过呢?我们人长的一体,我还是个老公,我当我当我还是当的是当他是个老公,我的老公,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刚刚的这位吴女士是一名钢筋工,他在去工地上班儿的路上突遭意外,导致十级伤残。吴女士本来是个受害者,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出事后前前后后打了两次官司,自己还成了被告,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那我们怎么坐在轮椅上的就是吴女士。

面对镜头,她说自己是一肚子的委屈,等我来屋里啥都没走,我还看我去说说妈来公公来找我来找我,我们从从南山到乡镇。出事前,吴女士说,自己是巴中市恩阳区某建筑工地上的一名钢筋工,意外发生在2019年,那天她骑车去工地上班就去上班,早上我6:00从家里走,我骑的电瓶车都能开开的,看不清楚,忙忙碌的,我的车子开的多慢的,他跨就跨到当中的,满公路的时候,板子一点点看,一下子就碰了十几个子,把我骗过去骗过去,把车子搞得牙子又快脱石掉下来就砸到我昨晚上,当时我就反应过来,我就会断掉了。被砸后,吴女士说,自己赶紧给丈夫打了电话,打电话回家喊我老公,我说我找了我就搬砖去了,就敢弹我这个炸弹,我说,很快,吴女士的丈夫就赶来了,我老婆就在路边上躺,路边的旁边人把那边的土地下的。吴女士的丈夫说,当时她在路人帮助下把妻子送到了医院。

经诊断,吴女士右侧胫腓骨上段粉碎性骨折,右侧腓骨头粉碎性骨折,右膝前叉、韧带损伤,身上大大小小一共12处受伤,伤势严重。吴女士在巴中市骨科医院接受了二十多天的治疗,住院总共是那个,然后在那个华中骨科医院,总共是三万九千几,我好久没住这些,那没钱,没办法,我钱只有那么多,都用完了,我那只有出外出来慢慢养了。

送吴女士住院时,她的丈夫在事发后报了警,警方曾对事故原因进行过调查,这是事故发生地的照片。吴女士,就是因为这块大石头,她受了伤,这些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这个路段上没有监控,在警方的调查记录中,有一份目击者的笔录上面是这样说的,公路旁暂时掉落6:10,有人呼救,我过去一看,一个女士挡在石头旁边,已受伤不能行走,案情并不复杂,最终警方以意外交通事故结了案。二十多天后。

吴女士出院,经鉴定,她的腿部为十级伤残,功能受到很大影响,他无法站立行走,他从那我就放他回来,就是我的不是,他跟着瑶瑶,我去出去走走,他们阳光瑶瑶,我去出去走走,不去说了工装了什么,难道就是我一个人,我又敢多吃药,要不是他,你还跟他洗身上,跟他这洗脚,啥都是我儿子在外头啊,他想赚两个钱了。吴女士因行动不便,一直由70岁的母亲照顾,一家人也因为这场意外生活发生了改变,那我之前在重庆市从我出事,我没做啥子,都是我老王,我说老妈的人来照顾我上人老,下有小,我真的是老虎。

思来想去,吴女士说,她觉得这并不是简单的飞来横祸,那块大石头怎么就会在路上呢,石头在路上怎么就没人管呢?而后,他将恩阳养路段告上了法庭,吴女士向法院提出的诉请是要求这个阴阳养路段赔偿她这个因为罪是受伤的,损失是十多万元养路段应诉向法院提交了事发了一周的值班记录上面的记录,他们用以证明,事发前他们对该路段进行过巡查和清理,上面有这样的记录,塌方当日清除干净,他们想说明的是,致使吴女士受伤的那块石头是意外掉落的,并不是他们失之所致。他们提供这个证据的目的就是说明他们这个八小时之内进行了巡查啊,他们也只是上班八个小时吧,八个小时之外,他们是不上班的哎不上班是24小时内道路进行维护的,对对对,应该是八小时之之内才有这个义务。面对吴女士的起诉,养路段一方向法院阐明了自己的观点,养路段认为这个呃是这个呃撞衫啊,不是砸伤啊,所以他们不愿意承担责任。

吴女士在事发地到底是被公路边坡上坠落的石头砸伤,还是她自己撞到了坠落的石头受伤成了本案的争议焦点,这个区别关系着案子的定性和责任的主体呃比空坠物砸伤的话呢,那么养路段就要承担百分之百的啊全部赔偿责任,如果是撞伤的话呢,那就是吴女士她本人呃有很大的责任,因为他没有尽到这个精神呃驾驶啊的这个这个义务。而后法官也去到案发地实地查看,在案发地可以看到,这是一处有落实风险存在的陡崖,公路部门在附近也设立了警示牌儿,至于石头是怎么滑落的,是砸伤还是撞伤,法官其实有了自己的判断,如果石头如果刚好他路过来的时候砸下来的,把砸上的话呢不不仅仅是一个轻伤十级伤残,而是应当是重伤甚至死亡啊。所以我们当时根据路面的情况,我们推定哎是石头已经掉下来过后在混在路中间,它在驾驶车辆,由于车速过快呃加上那个早上事发事发时间呢,是在早上的6:00,冬季的6:00还没天没亮哦,这个光线视线不好啊,因为车速过快了,不小心撞到那个石头上了。

另外,法官认为,吴女士受伤的部位在腿部,更倾向于是骑车撞伤所致,如果是被落石砸伤,那么受伤的部位应该是在头部或者身体的上半部。2020年4月,恩阳区人民法院通过审理作出判决,哦,我们认定的责任是这样的,这个养路段他对边路湖泊下面进行了维护,但是对上半部分没有进行有效治理啊,那么呃养路段应当负一部分责任。那么吴女士呢?虽然边坡那个这面有一个坠石,表示哎他们由于光线模糊,他没看到二个是呢当时车速过快,所以他应当承担主要责任,所以我们当时划了个四六开,我就是本人承担60%的人养路段,承担40%责任,至于吴女士要求的赔偿金部分是这么计算的,实际生产报告的话来做这个责任,他涉及到一个死亡那个呃涉及那个残疾赔偿金的计算问题啊,就是按上一年度的这个人均可支配收入,啊,这是一一四川省上年度就是当时是八是2020年,那么就是2019年的这个四川省统计局公布的这个哦数据,然后按照10%,剩余20年啊,20年下来,赔偿金额应该是这个呃每年三万多,20年就是6万~10%,呃,六十多万啊,10%就是六万多。

一审判决后,吴女士不服,上诉至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我说不能低于10万吧,我们我什么否定的话不低于4万,因为他的医药费去那么多,护工费那么多,营养费后期治疗啊,那算下来没得多的是玩笑吧。经过二审,法院对此案维持了原判,我们二审维持原判,主要是考虑到公路养护段应当经常性的对路基、陆源和这个湖泊进行巡查,发现危险及时排除,保障公路的安全畅通。节点养路段没有完全做到二审的角度考虑维持原判,索赔困难重重,事件一波三折,反转又反转,公司那个叫那个姓啥他来说,这个就他们的模式,没啥责任。建筑公司包工头吴女士劳动关系克制一次,因为我们第一,我们也不确定到底他是不是否是在来上班的路上意外的受伤,一起普通的工伤纠纷为何变得如此复杂,最后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呢?受害者为何成被告《今日说法》正在播出,官司打下来,吴女士自己承担了大部分责任,对于赔偿金额她不满意,而后她向巴中市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了劳动仲裁,要求自己打工的公司来支付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等费用。按照吴女士的说法,她是在上班途中出的事儿,应该算是工伤,要求公司赔偿合情合理,但还没等他起诉,公司先把他给告了。跟养路段的官司打完,吴女士说自己的心绪她没有平复,紧接着又发生了一件事儿。那次她受伤后,她所打工的巴中华兴行销建设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通知她的丈夫去结算她两个月的工钱,但到了之后,吴女士的丈夫发现事情有些不对,我们上去拿钱,他也没钱,他们在公司公司的公司,那个叫那个姓啥来着?他说嗯,这个就他们不是没得责任,就是公司的那种。吴女士的丈夫说,公司的态度很明确,他们说吴女士的伤跟公司没关系,这让一家人觉得无法理解。吴女士是在骑车去工地上班的,途中出的事儿,到头来公司却不认账了,但公司不是这么认为的,因为他出事了,确实没在我们的工地范围之内,因为我们第一,我们也不确定到底他是不是是否是在来上班的路上意外的受伤,我们也不确定,说话的人是这个建筑公司的一个包工头,他姓袁,吴女士夫妻俩就是在他的手下干活,平时夫妻俩喊他为小老板,为了证明吴女士就是在上班路上受的伤,她的丈夫拿出了一段电话录音,这个电话是在吴女士出事的前一天晚上,她的丈夫接到的,喂,小子,干啥,今天干嘛喽,明天我过来哟,你来不来,我婆娘,他们来我,我要是不回来哟,你其实不搞嘛,到不对,你在喊你妈喊你把钱,现在不拿我怎么看你钱都没得了,怪的很啊我,今天我来不了,你他们来我去,我回他们来好好好好好好。吴女士的丈夫说,打电话的人是包工头袁某的父亲,接电话的就是他自己。他说,他和妻子吴女士在工地打工有两个月,多数时候就是袁某的父亲通知他们上班的。通话中,吴女士的丈夫说,因身体不便,说好了让妻子吴女士去上班,你不管在外头,不管哪个事,就是上班拖着出事老板这人了,但是你打电话喊过来,就你没打电话,我过去来就就无关,这个责任是推不脱的了。包工头袁某承认,电话确实是自己的父亲在出事的前一天打的,但是巴中华兴行销建设有限公司表示,他们拒绝支付吴女士的医疗费,原因是吴女士压根儿没给他们公司签订过合同,这不算工伤,他们不承担责任。在这个公司里,他说他干活,你干你的活,他也没签那个合同,合同没签,肯定是没签了合同。吴女士夫妻俩说,他们确实没签过,平时干活拿钱都是跟包工头袁某口头约定的,是我们老板签字,你今天上班没有,你今天上班发工资,有时转到微信打开的,对,就是半个他打赢太高的巴中华兴公司这边呢,他们拿出了一份《建筑工程劳务承包合同》,甲方是他们公司,乙方是包工头,袁某条款中对于用工是这么写的,乙方负责组织安排劳动人员,因此甲方认为与吴女士产生雇佣劳动关系的是那个袁某,他承包了工地的钢筋工程,在找人从事钢筋绑扎,所有的手续均未通过公司,哦,就是临时有活路就做嗯最固定的时间,可能就是9月份,10月份就只做了两个月,他实际上的工资是由我支付的,就是我账号表,然后交到公司里面,然后公司代代发公司拒绝承认吴女士是他们公司的务工人员。而后吴女士向巴中市恩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了仲裁,2020年5月,恩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认定巴中华兴行销建设有限公司与吴女士存在雇佣劳动关系,应该为吴女士的受伤承担相应的治疗费,护理费以及后续的费用,总裁判的时候,五个工作日就是他们那个结果哈,就是我们结果那个是判的那个工商有了仲裁的认定,按理说吴女士受伤的事儿应该有一个妥善的解决了,但是让他意外的是,不久后她自己就被告上了法庭,而原告正是巴中华兴航校建设有限公司。安阳仲裁委做出了仲裁裁决,确认吴女士与华兴行销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华新行销建设公司不同意这个观点,所以说他就在法定期限十50位向我们安阳法院起诉了,要求确认五居室与华兴航销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得知公司起诉了自己,吴女士说自己非常的意外,那我都没根本就没想到的事,我只找老板找老板,反正反过来,现在华西公司来找我,然后他又来跟我也反过来。

而后法官开庭审理了这起案件,法庭上,法官先对用工关系做了审理,包工头袁某当日作为证人出了庭,所以今天我今天来,你听着我对你听我说什么,今天刚刚到庭审中,包工头袁某在出庭时一再声称,吴女士出事前已经许久未到工地上班,受伤后声称是上班途中遭遇意外,他说自己不认可什么,你说你人家工资300块钱,他老是打电话呀,他老是打电话他们去啊,我问,你好,我的工作是谁在安排,我在安排,除了你安排外,还有其他的安排,工作没有,有时候那个你没在工地上,就他就委托委托他,老汉喊他,老汉给我们安排活。

原告巴中华兴公司这边不承认和吴女士的用工关系很简单,就一条没合同,因为华兴行销公司把钢筋绑在这个劳务分包给小包工头,原又雇请的吴女士和她丈夫以及其他民工,所以说她不认可华兴航销公司吴女士存在劳动关系,等于她觉得她是分包出去的,这个工程不不存在直接的一个雇佣关系,华兴航业公司是这样子认为的嗯,因为公司没有劳动合同,也不受公司的管理,也不受劳动公司的安排的话,这个从法律角度讲呢确实不存在劳动关系。吴女士承认自己却是没有与巴中华兴签合同,但她拿出了工资明细作为证据,她认为发放的工资就能证明自己和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了,当然,公司表示有利的证据,更重要的是要看是谁发的钱。华新航线公司嗯受原的委托,嗯,他按照民工工资支付的规定,必须达到民工工资账户上去,它就存在一个障碍哦,虽然他有工资打卡的,但是确实是受的委托,而不是华西航线公司,我没有依据的打,如果真正的是那个当中没有原的委托的话,华西航线公司直接打给吴女士的话,对我律师来说就是一个非常有利的证据,但是确实当中有一个顾请吴女士务工野兽人的安排管理,所以这个大象就不能算作华新航线。

公司直接打给吴女士的案子进行到了这里,劳动关系已经明确,包工头袁某承认与吴女士之间的劳务关系,但她却不同意支付吴女士的医疗费和误工费,因为我们不确定她到底是在上班的途中还是不上班的途中,因为早上5点多6:00,我也不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到我们工地上来上班。袁某拒绝的理由有两个。

第一,他说吴女士出事那天是早上6点刚过,并且出事地点并非在工地上,第二,他说,吴女士声称她是来工地上班的路上出的事儿,但是吴女士属于松散零工,做一天活结一天钱,出事前她已经很久未来工地上过班了,那如果说你在在我们工地之内,这上因为所有人的保险我们都是买来的,即使你在工地上受了伤,我们给你第一时间就会呃给保险公司通报,我们就会去相关相应的去处理这些事情,因为当时买保险的时候就是他们的身份证,我们是买的那种,他们也说是买的那种团体险。

建筑工程保险包工头袁某和巴中华兴行销建设有限公司均拒绝支付吴女士相应的医疗费以及误工费等费用,面对原告方吴女士的情绪在激动起来,他的代理人代他向法庭做了最后陈述,那一个啊,你这个事情呃我们自己的地方立法出来两个与被告之间性交示范的关系,并依法支持和为公共战队这边看到一个之间构成实施了安全建议和意见,双方都坚持自己的立场,不肯让步,法官就停下调解的可能,征求了双方的意见。现在学院为了双方当事意见,是否愿意在发生之前的条件变什么不同意条件吗?由于两方当天表示不同意条件,我们就无法相提条件,休息后如果愿每个方法协商他的行行行协商出大问题,我觉得如果两个人没有结束,也没有和没有大问题,我们过的和你宣判提升第一步,双方当事人和代理人看到签字,现在一起。2020年6月,巴中市恩阳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吴女士是呃原厂的雇佣与华兴行销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所以我们就根据法律的规定和双方的举证嗯根据事实作出了判决判决嗯,吴女士与华兴行销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最终这个案子双方当事都没上诉,现在这个案子的判决已经生效了。今天节目这起劳务纠纷案再次告诉我们,在雇佣关系产生之时,无论是用人单位还是受雇人员,劳动关系产生的程序一定要正规合法,劳动者要谨慎对待自己手里的那份合同,用工单位也应该构建和谐的劳动关系,切实维护好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好感谢收看今天的《今日说法》,欢迎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节目再见。

来源:央视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