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足球网欢迎您!
今天是:2021年09月23日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2021年7月14日今日说法的主题是冒牌新娘 今日说法文字版—大地足球网

2021年07月14日 21:07    来源:央视   责任编辑:


cctv1官网直播 20210714今日说法完整视频

仲夏雨夜,新凉突然失踪,昨天早上是晚上回来就那天下雨没有回来,千里追查案情真相令人咋舌,今天晚上12点多了,那门开了,我们赶紧冲进去,以后一看就发现情不在在里面,你觉得背后有着怎样的利欲熏心,这是当年电梯,这这就是这个钱是应该归你的。《冒牌新娘》说法即将播出,听了玩意儿。

老三跟老师讲讲这段视频拍摄于2020年6月,对于河北省赵县的王兴宏一家来说,那是一段幸福美满的好日子,因为王家的儿子小鹏刚刚娶了媳妇,表姐吧也挺好,来了给这是忙啥忙啥了,干干农活儿,什么活儿也干脏,活儿一会儿都下新进门的媳妇,不仅人长得漂亮,还非常通情达理,对此王家人都非常满意,可是谁也没想到,仅仅过了一个月,意外就发生了,他说,他身上装了个痦子,他说去医院去了,但是到下午了还不回家,电话也关机了,这是联系不上了,孩子没在家,孩子去干活了,我明天早晨上午是晚上回来,就那天下雨嗯没有回来。王家刚娶的这个儿媳妇自称叫秦曼春,广西人,自从秦曼春失踪之后,王家人多次联系秦曼春的家人,同样没有取得任何的回应,我就给他打打不通,我就把所有的他给家里别人的微信都通知给她聊天,她就不理了。王信宏说,他和家人刚开始以为儿媳妇秦曼春是遭遇了某种危险的情况,不方便接电话,随后,王家人选择了报警。接警之后,民警立即对秦曼春在失踪那天的行动轨迹进行了调查,经过调取周边的这个视频,当时这个新娘他说在城里买药了买药,后来他就附近发现一辆出租车在这新疆走了,观众朋友你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报案人王庆红告诉民警,刚刚嫁入王家的时候,新娘秦曼春和他们相处的非常融洽,可没想到一个月之后,这个儿媳妇竟然会离奇的失踪了,并且家里的一些贵重物品也不见了,秦曼春的失踪,到底是她主动离开的,还是她遭遇了别的事情,我们一起来关注今天的案例。五十多岁的王信宏。

住在河北省赵县沙河店镇的一个村子里,常年以务农为生,虽然家里算不上很富有,但小日子过得还算美满。不过近些年里有一件事总是让她觉得很困扰,天亮里的26岁就结婚了,因为还二十六七了,没有结婚我也很着急,他妈也很着急,王庆红膝下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女儿前几年已经结婚成家,儿子小鹏也一直没有找到结婚的对象,找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因为家条件不好,找本地的吧,条件也不强,房子也买不起,车车了也没找了,好几次都没谈成。近年来,王庆红夫妇为了给儿子谈成一门亲事,不仅生活上省吃俭用,就连生病都不愿意多花钱。

2018年9月,王庆红的妻子还因此而抱憾离世,生病以后,这个光他把这钱给花了,家里有钱给我,因为他妈妈丢不了去是就是一个意思,我必须得完成。他妈去世时候,咱爸说了,说不必给孩子找个媳妇儿,我这个病,我看他他妈妈爸爸心里一直有这个结,解不开这疙瘩,咱们孩子接不着,我对象也对不起他。她自己的老伴儿王兴宏告诉民警,孩子小鹏此前也谈过恋爱,除去极个别是因为性格等原因分手的之外,绝大部分最终没谈成都是因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这个房子都是要楼要车,他还得十几万块钱,家里负担太大了,想结婚就得买房建楼,支付大笔的彩礼钱,虽然王家人对此颇有怨言,但是迫于现实的压力,他们也只能服软,并给孩子建好了新房盖房吧,一个就是一步一步的,就是盖的这个1万钱1万,另一个盖起来的房子建好后,王信红四主托人魏小鹏寻觅相亲对象,可依然没有成功,时间一晃到了2020年5月,一个媒人的出现,让王信宏一家人看到了希望,这个媒人来给爸爸你说说,我每年介绍成好几十个对儿,都是什么外地的,留留着都不会走,你去哪村打听打听,找出来字儿了,这都是我介绍成功。这个媒人名叫周琴,是赵县本地人,据其自述,在十里八乡非常有名。

周琴一再告诉王信红,他介绍的女孩儿都是外地的,这很大程度上省去了本地相亲结婚的繁琐流程和昂贵彩礼。然后呢,这个周某说呢,你在本地的要件高,嗯,咱也分不起家里条件的,我给你找个广东,广西的,云南的,外地的,那因为地理条件还要恶劣,看见人家女的要钱少,也能干活,吃苦耐劳的,得在这儿能留住了,更重要的是,外地女孩儿嫁进王家后,肯定会一心一意的留在王家。

听了周琴的介绍,王信红很快就动心了,没过几天吧,这我都打电话说你过两天你过,女孩子从南方过来,在俺家看看名,见见面,看女方看看,两双方见见,当时也到了,一见5月6号开学,一见看着挺挺合伙协议的他就说呃电板和王庆红儿子相亲的这名外地女子,正是秦曼春。当天,秦曼春对小鹏也非常满意,见此情况,王信红觉得要赶紧抓住这个机会,促成儿子的婚事才盖的房子,也没多少钱,就给这女方说,你说你看,先给你们10,16万,以后咱的钱咱得挣钱,再给这个给女方谈谈以后女方她就同意了,她说要16万块钱,不要楼也不要车,还要掏十几万的债了,不要楼房也不要车,仅仅需要支付十几万元的彩礼钱。

这样的条件,在王庆宏看来实在是难得,这是我一辈子的积蓄,在我宾馆怎么不要孩子有负担,我妹结果又充了几万块钱了,你随便查查,这是当面点听,这这就是这个钱是应该归你的。很快,在支付了176000元的彩礼钱后,小鹏和这个自称来自广西的秦曼春去民政局办理了结婚手续,在这个家里,女方亲吻成家就来了个所谓这个身份,登记完以后人家拿着钱人家都回家了,秋天以后这个家人才过来,女方一直天天一直都会,因为那场婚姻登记,这个女子和她那个身份信息上的照片有点差距,也产生过怀疑。但是呢,这个女的一般解释说,这都是几年以前照的,这个结婚证照片和本人有点差异,从一张也好,发型也好,也可能是有所改变,最后边儿婚姻登记人员也就没有再深究这个事儿。然后呢,2020年6月。

尽管女方只有新娘秦曼春一人到场,小鹏还是和秦曼春举办了结婚仪式,我当时对她印象还不错,因为她那个来到家里吧,比较勤快,因为这个家没有我妈的,就有我爸和我弟弟,我一想他能够把这个家里操持起来吧,毕竟我已经出家了。结婚之后,不仅王家人对新媳妇秦曼春很满意,周围的村民也对这个女孩子赞不绝口,在我们家里每天洗衣做饭,伺候老的,伺候她丈夫对了,一看都挺高兴,这这这都别村的乡亲们都是他们的人气挺好,是个好媳妇儿,整天收拾家里干干净净的哄我,这个他父亲也挺高兴,整天是爸爸长爸爸短,挂在嘴边儿上哎嘴特别甜。可是好景不长,一个月后,小鹏外出工作没多久,秦万春就离奇失踪了。为了给儿子娶上媳妇,王家人可谓是费尽心力,却出现了这样的意外,他们一下子六神无主了。此前,王家人猜测,新娘可能是被绑架了,或者遭遇了某种意外,可是当新娘的娘家人也联系不上的时候,王家人开始觉得事情不对劲儿了。

随后,在寻找秦万春的过程中,民警发现了更多不可思议的情况。那么,秦万春《离奇失踪的背后》,究竟隐藏了怎样的真相?赵县警方第一时间对秦曼春的身份信息进行了核查,结果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和广西警方联系,老家的派出所的人找到他村儿的这个村干部,而且也见到了他本人就一直就在广西老家,人家近一段时间根本没出门儿。听到这里,王信红一家人彻底慌了神,远在广西的秦曼春从未到过河北,压根儿不可能和小同结婚,这说明王家人用176000元的彩礼娶进门的那个儿媳妇,根本不是秦曼春,而是另有其人。显然,这是被别人冒用了身份分析啊,这很可能是一个跨省的,有预谋的,有组织的婚姻诈骗团伙。那么,这个冒用广西籍秦曼春身份的女子是谁,她又去了哪里?

他说,去医院了吧,我们就赵县三个大医院都查了一遍,也没有他的就诊记录,我们经过了天网,就是我们的监控录像,发现秦伟春呢在县城打了一个出租车,出县城,向北方向走了,考虑到此人在离开时乘坐了出租车,办案民警首先找到了出租车司机,因为我们小县城的外地人很少,都是本地人,说他跟南方人说话,南方口音的司机对他印象很深,司机师傅说,人家一上车说去正定机场呃快点去,我赶飞机挺着急的,看着你的样子。得到线索后,民警立即带着小鹏赶到了正定机场,调取了案发当天的公共视频,把当天的航班都给叫上来,因为一个航班有一百来,人嘛,都大几百人都一个一个一个的过滤了一遍,让一个的认,后来在咱们的机场那个公安的大力协助下,咱们就是发现了这个,有一个人和这个新娘的模样特别像。

随后,办案民警核实了此人的身份,登记信息系统显示,该女子名叫邓月华,十年33岁,贵州人。那么,邓月华会不会就是那个突然消失了的新娘呢?根据这个邓国华登记的时候注册的身份证号,又调取了邓国华的这个身份证信息,然后就让这个受害人辨认,基本上能够确认这个邓子华就是他的新疆,因为他们毕竟以冒充情侣村的名身份证来诈骗,是他是不是也是假的,所以我们就调出相片来在比对,发现真是真实身份了。民警将追查目标放在了邓月华身上通过查询,民警发现邓月华乘坐的是当天石家庄开往哈尔滨的航班,赵县警方随即安排民警赶赴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查找了邓月华的行踪,到哈尔滨为当地警方配合寻找这个邓某经过了几天的工作,一直未未找到了邓某的行踪。这线索又断了。考虑到邓月华的老家在贵州,办案民警猜测其有可能返回老家,便联系了贵州当地警方,希望得到一些关于邓月华的信息,我们就与当地的派出所联系,派出所反馈说,这邓某呢已经十几年前就从当地出出来,以后到南方打工,常年不在家。案件侦查至此,除了知道邓月华是贵州人以及曾经到过哈尔滨之外,赵县警方掌握的相关线索非常有限,案件调查工作一时之间陷入了困境。侦办民警分析,嫌疑人离开之后,首先乘坐飞机去往了哈尔滨,这很可能是在故意扰乱警方的侦查视线,手法如此熟练,民警觉得这名嫌疑人肯定不是第一次作案。

随即,赵县警方对周边县市发生的同类案件进行了梳理,在河北省柏乡县不久前同样发生过一起类似的案件。据报案人赵娟称,他的儿子王军在给了对方18万元的彩礼之后,与一个名叫于兰的女子结了婚,婚后刚满九天,于兰就失踪了,就是见了面,她跟俺这孩子谈了,所以还行,就去俺家里看看家,看看家,他说那是碰下来,那是就第二天就得结婚,一般是不结婚时候的嗯,他怕他不给他钱,第二天就结婚了,结婚第三天就给了他钱,后来他舅妈就走了。赵娟说,儿子王军跟于兰结婚时,他们只见到了于兰的舅妈,于兰的其他家人都没有过来。

结婚之后,赵娟对这个儿媳妇非常满意,觉得于兰为人老师,他是肯干,起初并未察觉到有任何的异常情况,在家的时候挺老实,他们他愿意出去转转的,我就认为他怎么在这儿嘛,来咱这儿嘛,就是转个儿也是稀罕,跟咱去外地一样,赵娟一家人考虑到玉兰是南方人,离家较远,对她也是百般照顾,这孩子给她去城里边儿玩的,好像买榴莲买吃的买化妆品呀,反正也也得很破费几千块钱再回来,再转个是看她亲的模板,吃的穿的都给他用最好的,哪怕我不穿我都不吃剩的,都叫他们这位置都是看他们亲。有一天,于兰称自己的身体不舒服,赵娟一家人自然是对这个儿媳妇关怀备至,赵娟原本想陪着儿媳妇一起去市里的医院看病,但是被儿媳妇给婉拒了,这个老公说他是宁静啊,宁静去医院明王,他们就打车到宁陵县看看,明天你预谋说我饿了,你不出去买个红薯吃吧。哎预谋,他把王某知走以后呢预谋就可以,秦某他们几个人打车都跑了,王某买好了东西以后回来找不到新娘了,打电话也联系不上了。

王军报案之后,柏乡警方立即核实了于兰的身份信息,才知道这个所谓的于兰也是盗用了他人的身份,该女子的真实身份为南梦琴十年,30岁,云南人,这起案件和发生在赵县的那起案件几乎如出一辙。据此,侦办民警推断,这两起案件很可能是同一伙人所为,由于警方掌握的有关南梦琴的线索非常少,侦办民警决定继续追查嫌疑人邓月华的行踪。邓,我来以前用过秦卫的身份,我们怀疑她是不是又用别的身那入住旅游酒店了,或者又去在在当地又是以假身份去诈骗什么,或者是不是他有别的交通方式离开哈尔滨都都有可能。办案民警在哈尔滨市对案发前后机场周边酒店的入住情况进行了大范围摸排,都未找到关于邓月华的信息,民警考虑邓月华很有可能是在到达哈尔滨之后,立刻又去往了其他地方综合角度的考虑问题,他有可能成绩走在这个评分记录再去核查信息,因为这个机场的信息相对来说登记的比较相近一点,而且一般都是真实身份,机场的案件很厉害,假冒一般假冒不了,咱也是抱着试试看的信息,就说是不是他用邓茂华这个信息重新购票,这个成绩在在当地警方大力配合一下,最后提供线索说这个邓某啊又坐飞机从哈尔滨又飞回到佛山去了。随后侦办民警又连夜赶往了广东省佛山市,去寻找邓月华的下路,市局领导对这个案子比较重视,某某的妈妈就为了他人来病都没看,省吃俭用把钱给了孩子,要结婚挺可怜的,对当地影响也不好,因为毕竟如果这样多的话,对老百姓基金损失太严重了,一家人丢了点钱都叫骗子了。嫌疑人邓月华先是飞到哈尔滨,然后立即转机飞到佛山,佛山会是他最终的落脚点吗?当初结婚登记时,他的那个所谓的婶婶应该也是他的同伙,这个人又现在身在何处?在柏乡县发生的那起类似的案件,其幕后的黑手跟邓月华是不是一伙的,要将这些谜团全部的揭开,就先要找到邓月华侦办。民警赶到佛山之后,首先调取了嫌疑人邓月华抵达佛山机场的公共视频,在当地警方的大力配合下,发现了一个线索,就说他们从机场出来以后啊他也,他也是坐车呗,打出租车到了某个小区外面,在佛山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民警对该小区进行了秘密的调查,通过摸排得知,在一单元12层有一名疑似邓玉华的女子在租住,了解到这些信息后,把民警并没有立即对其实施抓捕,那我们不敢肯定这屋里是不是他只能我们几个人陪着,人家都在门口守守护着他,他那天晚上12点多了哎那门就开了,我们赶紧冲进去,以后一看就发现秦某在在里面的,当时还有一个女的也一起控制住了。经过现场突审,民警确认房间里的女子除了邓月华之外,另外一名叫秦香玲,是广东省佛山市人,秦祥林是这个诈骗团伙的其中一名组织者,邓我当时他也就承认,以秦为成的身份,在这些骗王某前段事儿他也承认了,我们说你在这儿怎么跑佛山住了,他说这事情出来以后知道了,人家已经报案了,忘了我们打算跑的。民警审讯得知,当初冒充邓月华婶婶的那名女子叫黄小璐,也是广东省佛山市人,他说他这个身子也是假的,不是那个神子,他真实名字叫黄某,他也在佛山住,他告诉我们佛山的住址以后我们又改到佛山那个小区叫黄某抓获,他说家神子民警随即将三名嫌疑人压回了赵县公安局,展开了进一步的审讯工作。

嫌疑人黄小璐交代,发生在河北省柏乡县的那起案件也是他们所为,其中冒充新娘于兰的是团伙成员南梦琴,而冒充新娘舅妈的则是另一名团伙成员,黄小琴就说叫预谋冒充新娘,这个黄某冒充他的舅舅妈,这是秦某来冒充女方的媒人,他们三个人一起也是在周某撮合一下给百强县这个小小伙子介绍呃新娘是另另一名女子,后来另一名女子的咱们又对他进行调查,以后咱们发现她的,她的武汉,然后咱们就又派了一组又赶回赶到武汉,在武汉,一个在陆地把这个另一名嫌疑人抓回来。在控制了包括黄晓晴在内的五名嫌疑人之后,赵县警方了解到,整个案件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庞大的婚姻诈骗团伙。根据邓某跟秦某的交代,以后我们又得知,他们以前都是根据湖南一个姓别的女人,从中都是联系的,实施诈骗,我们随后也将变工抓获,档案根据这个变工交代了,他伙同11名嫌疑人在江西,河北等地也做作案,玉芬十年55岁,湖南人,以此人为突破口,赵县警方共破获类似案件九起,涉案金额一百余万元。

以前呢,这个秦某是跟着卞某干的,他一直干都没人好听的,让没人难听的都没人的名义到处骗婚呗,他都是这秦某跟着他学会,以后他就自己找人,他也干了,因为便不给他钱少,他们就不想跟他干了。秦香玲在了解了卞宇芬等人的诈骗手段之后,便开始自立门户,组织了邓月华等人,到处实施类似诈骗行为,就是找30岁以下的,因为岁数大了,他不好嫁人类模样还可以的,你岁数小一点的,好看一点的,急用钱的,因为他们这几个人都是缺钱,都是打信用卡过日子,平时都欠了好多钱,都是借这个稍微年轻漂亮一点儿的做新娘看,比较成熟一点儿的,让他的就是家属呗,他婶子啊,或者是舅妈在奔向这一期是扮演着他舅妈这个在咱们这儿找下这一期是扮演他孙子,然后再挑一个人再过来,就是当家里这边儿的媒人,他们老家的媒人团伙组成之后,他们就开始四处联络各地比较有名的一些媒人,让这些人帮着给物色合适的未婚大龄男青年,一旦确定目标,就会立即通过这些当地的为人举行所谓的相亲活动,相亲成功后,就开始索要高额彩礼实施诈骗,而在整个过程中,为了躲避公安机关的打击,他们都不会使用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说他们先是联系的这个在网上买卖这个假身份证件,包括户口本了,你通过这个身份证,你用这个身份证识别仪你进行识别的话,身份证都是真实的,也就是身份证不是伪造的,是别人假冒的,然后面儿的,再根据他们手里所先拥有的这个年轻女子同意做爱的,嫌年轻女子假扮新娘的呗,再在这个卖身份证这个找和自己这个体貌特征相接近的,在实际交往的过程中,如果被害人提出身份证上的照片与真人有区别时,嫌疑人也会以照片拍摄于多年前衣着发型都有所改变等为借口,打消被害人的顾虑,他是掌握着说,现在啊中国农村那些大龄青年,但是呢比较多,都是具体心切,掌握这种心理,说咱们以别的身份骗男的结婚,咱们以假身份跟咱们结婚,结完婚以后呢,你们住一个多月,然后再想办法或者找理由说南方不卫生了,什么语言不合了,什么饮食不好了,咱再跑跑了,以后咱的钱咱能分分。

在完全获取了被害人的信任之后,嫌疑人就会找个恰当的时机迅速消失,为了躲避警方的追查,他们先会逃往一个陌生的城市来混淆警方的事情,最终再回到居住地进行分赃。定罪量刑的话,一般的是与这个案件的组织者、策划者为主犯,另外是主要事实,主要参与者也可以作为主犯,像这个组织的策划者秦某,他是组织策划,然后他肯定是主犯,然后是赵县的一起案子,这个新娘邓某他肯定是股份,因为他主要实施的,而且他分的钱最多。目前,该团伙诈骗所得的赃款大部分已被赵县警方成功追回,秦祥林、邓月华、黄小路等多名嫌疑人已经被赵县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本案已进入司法程序,作案前精心谋划,作案后不断的更换路线,嫌疑人可谓是机关算尽,庆幸的是,赵县警方快速出击,侦破了此案,并且成功追回了大部分赃款,挽回了被害人的损失。

婚姻不是买卖,幸福美满的婚姻必须建立在相亲相爱的基础上,希望今天我们讲述的这个案例能够给您提个醒,婚姻问题需要谨慎处理,不要让别有用心之人有可乘之机。好感谢收看《今日说法》,也欢迎您继续关注中央广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的其他节目,再见。

来源:央视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