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足球网欢迎您!
今天是:2021年08月02日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2021年7月15日今日说法的主题是被泄露的产妇信息 今日说法文字版—大地足球网

2021年07月15日 21:07    来源:央视   责任编辑:


cctv1官网直播 20210715今日说法完整视频

产妇接到了瑜伽店的电话,可以帮助你恢复书记一对夫妇找到了发财的门道啊,给田淑杰六毛对,那六天离异的护士帮人配了一把钥匙,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在吃这个姜检察官指出了信息系统的漏洞,都可以看到这个系统,全苏州市被泄露的产妇信息,《今日说法》即将播出,比如说就是催乳的。

嗯,然后就是产后修复的,嗯,然后经常会就是,嗯,就是莫名的打分,不同时段会打电话过来,那种修复啊之类的可能会稍微多一点,产后修复了,对,对对对对。这两位女士都是江苏省苏州市人,他们在生孩子后不久,就陆续接到了当地一些月子会所,产后修复,儿童摄影等商家的推销电话,特别是有时候你你还在这兼顾小孩的时候,然后期间就会就有电话进来的时候特别感到这种就是厌烦,一般我就就直接挂掉了,心情好的话就稍微听听他们讲讲,然后心情不好的话,一听他们前奏是关于这种推销方面的,我就直接挂掉了。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这样的推销电话,相信许多妈妈都接到过,大多数人呢会和刚才这两位妈妈一样直接挂掉就算了,很少会有人去追问这些商家到底是如何知道你的电话号码的呢?今天的节目将为您揭晓,那些商户是随意打的还是有针对性的呢?苏州市公安局一位警察的妻子在生孩子后没几天,就接到了当地一家瑜伽店打来的电话,然后可能就是说这个你生完小孩,对吧,对,嗯,那个到瑜伽店里面可能有一些那个课程啊,可以帮助你恢复恢复身体,恢复生产身形刚生孩子没几天,瑜伽垫就能准确的打来电话,警察的妻子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就告诉了丈夫,丈夫将这个信息告诉了警察同事,同事们觉得事情不一般,因为第一个他这个线索,一个群体比较特殊,是一些产妇刚上跟刚那个生完小孩子呃这个群体比较特殊。

第二个嘛是他这个是因为时效性很强,它仅仅出来几天,就是刚生完小孩几天,然后就已经泄露出去了。苏州警方的侦查员分析,同事妻子的个人信息应当是被人泄露了出去,根据我国法律规定,非法泄露公民个人信息是违法的,严重的话还涉嫌刑事犯罪,为了追查,侦查员首先找到了给同事妻子打电话的那家瑜伽店,当时我们就联合了那个派出所的民警啊对这个马尼瑜伽进行了现场搜查啊,发现了他的电脑和他的那个呃接待台呃的那个办公场所,里面有大量的这个产妇的呃生育信息。这家瑜伽店是一家分店,通过侧面打听,他们之所以会给警察妻子打电话,是因为总店给了他们一份产妇名单,上面就有警察妻子的联系方式,然后这边有封面日期,这是分娩日期,分娩日期,然后有孩子的姓名,就是有住址,手机号,还有手机号码生产,它有剖腹产,顺产都有区别,然后往南海都有,然后分娩的医院也有哦,然后后面备注还有一些其他信息,那瑜伽总店是从哪儿获得的这份名单呢?侦查员找到了总店的一位负责人,是从张东手上拿来,从谁手上张州张生手上,嗯他,那你们怎么个拿法呢,多少钱怎么算呢?呃,一开始是两块钱一个,据这位负责人介绍,这份产妇名单是他花钱从一位名叫张峥的人手上买的,张峥是一名推销保险的业务员,通过查询,侦查员锁定了张峥的身份,并将他传唤了过来,他是不是有一个公号就跟你警号一样,是吧啊,比如说举个例子,你领导说你两,两个月,三个月,半年不开单就把你pass掉了。张峥介绍,他做保险推销,寻找客源是最重要的,而刚出生的新生儿,从孩子的未来考虑,很多父母会给孩子上一份保险,是他们的重要客源,就是有人卖这个嘛。嗯,你怎么会接触到这些卖的人呢?他们他们有可能会到公司去找你,然后有时候圈子里面的人都知道。张正说,他早就听人说社会上有人在贩卖产妇的名单,如果能够和这些产妇直接联系上,那么向他们推销新生儿保险业务的成功率就更高。为此,他联系上了一个叫谭雪萍的男子谭雪萍,你跟他怎么认识的,他当初的话我们老早就知道,他就圈子里人都知道,2019年年中,他联系上了谭雪平,并开始从谭雪萍手上购买苏州本地产妇的名单。

信息是什么样的,嗯,就是电子档的姓名、电话、地址啊,这种就是整理好的excel表格是吧,最开始是一到两元一条,2020年疫情期间,由于疫情防控,市场上的产妇信息不好搞,价格涨到了六元一条,这样张铮有些承受不了,他就开始找人合伙购买,其中就有这家瑜伽总店的负责人平摊下来一个三块一个两块吧,嗯,你跟谁一起买?

嗯,你看还有大桥吗?你还有大桥啊,嗯,你们之间有没有互相买卖过,基本上我们都是从一条主线上,我们本来都是共享的,嗯,张峥说产妇的个人信息是从一个名叫谭雪萍的男子手上买的,那么这个谭雪萍是什么人,他手上的这个产妇个人信息又是从哪儿来的呢?侦查员找到了谭雪萍,他是,他是就是5月份我就刚才跟你说的两个人,嗯只有两个人,我因为我不想去发达,一个是长,一个是三张,三张平时每次给你多少钱呢?每次卖6000呀,6000块钱呀,基本上每每个月几次呢,三次2~3次。嗯,谭雪平承认张铮手上的产妇信息确实是他出售的,可他的上家是谁拒不交代你,所以说呢,你讲了你就不要闭心就重,没关系,你多少你你说了不好干嘛呢?你这都已经讲了你就讲点清楚。嗯,那谭某到案以后,刚开始是对我们的审讯是比较抗拒的啊,他他因为他知道这个里面的利害关系,因为据我们就是了解下来,这个张某应该就是这个,相当于这个圈子里面他已经做了很久了,他他买他手上这些信息,其实他主要就是用来贩卖他,而不是说像那个张某他们是用来说做一些营销的,或者说那个业务推广,嗯,正面攻不下来。

谭雪平警方就从外围入手,通过对谭雪萍手机聊天记录的查看,侦查员感觉此时与谭雪平的妻子张伟有关联,我们发现他就是这个聊天信息,他是经常注意删的,反正他意识还是比较强的,嗯,然后后来我们通过他们聊天里面就是他老婆跟他讲的,说在医院什么东西的,因为当时我们看这个信息。

第一个时间时效就是都是近期内的,可能几天内就出来了这种信息,而且信息很全,嗯很详细,嗯,然后我们就判断,应该是可能跟一些医疗机构内部内部人员限度有关的。为此,警方传讯了谭雪平的妻子张伟,张伟承认,这些产妇的个人信息确实是他从当地一家医院弄来的,丈夫谭雪萍只是在帮他转卖,我没,我没主动想干,想干这个事啊,就是我是在那个影楼上班,哪个影楼就是那种小孩小孩的影楼啊,就是无意间碰到一个买保险的人。张伟介绍,几年前他曾在苏州市一家影楼打工,期间认识了一位名叫姚美华的保险业务员姚美华,向他打听有没有苏州本地产妇的个人信息,说愿意出高价购买,这让张伟心动,你当时手上有吗,当时手上没有啊,没有,我说我没有,他说你问问你们老板啊什么的,有没有,嗯,那我无意当中看到我们老板正好真的有张伟,影楼的老板与当地一家医院的一名护士比较熟,张伟就找老板要来了医院那名护士的联系方式,并与护士取得了联系,我就说我是做保险的,嗯,你给我一点名单嘛,我就直接跟他说,我没说我在那边上班,我就说我做保险的,你给我一点名单嘛,他就同意了嘛,那他怎么怎么能随便相信你呢?他因为跟老板认识的嘛,这老板也说老板把他的微信推给我,说认识的一起好朋友嘛,他就相信了,因为是熟人介绍,医院的护士很快就相信了张伟同意给他提供苏州本地产妇的个人信息,你拿多少就是钱书杰整理好了微信发给我的嘛,嗯,一般是按条数算还是怎么算啊?嗯呃他就是买给他多少钱一条是吧?对呀,姚美花两块钱一条,你的情书局哪哪个名单是多少钱一条,嗯,一开始一开始是给钱,淑杰六毛,六毛,张伟给护士一条是六毛钱,她卖给别人是两元,一条信息能够挣一元多钱,一个月就是好几千块,要是多卖给一些人,那不就可以赚的更多。张伟将这个赚钱的门道告诉了老公谭雪萍,两人一拍即合,几个米店里面留号码了,对对对,你们为什么要去留这个电话号码呢?

就是想想,假如说有人来对,然后当时你们也没有销路啊,对对对,所以到里面去找找找找找是吧,是留号码的,但是通过一段时间的宣传,做保险的张峥合作产妇修复的常慧萍与张伟夫妇联系上了,并开始从他们手上购买产妇名单,当时因为做生意嘛,就是说我们也没有资源,然后就是说,因为我看我好像都在用。常慧萍从事的是产后修复行业,主要是帮助产妇调节身体的,需要及时的与产妇联系上。为此,从2019年年中与张伟夫妇联系上后,他就成了张伟夫妇手中产妇信息的最大买家,二三十万是有的吧,就仅仅仅买买信息这块,就这这数据是吧,这么多年下来应该是有的这两年吧,两三年了,两年多了,两年多快二三十万,嗯嗯,常慧萍、张征,还有姚美华等人持续的从张伟夫妇手中购买了产妇的个人信息,这让张伟夫妇获利不菲。据统计,从2019年年初开始到案发,张伟夫妇俩通过贩卖产妇信息赚了近20万元钱,一名护士哭诉自己是被逼无奈,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在趁这个家伙,另一名护士声称不是为了钱,然后就发888元的红包给我,两个信息源头都被打掉,摄影店的他说,从他那边也购买过信息。被泄露的产妇信息《今日说法》继续播出,这样梳理下来,苏州市场上的产妇个人信息应该是来自当地一家医院的一名护士,那么这名护士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儿,她又是怎么获得这些产妇的个人信息呢?前不久,在苏州市看守所,记者见到了已经被刑事拘留的那名护士,他是苏州当地一家民营医院的产科护士,当初就是一开始那个人,他找到我,他就说好多人都这么做嘛,让我给他这个信息,然后他他是做保险的,他就说看人家家里面如果有需要保险的,他就去跟人家讲,没有需要他就那个,然后后来我一开始也没想,后来他跟我说说,说后来我也是自己法律意识淡薄,然后就就做了这个护士介绍他之所以会走上这条路,主要是被张伟引诱的,在答应张伟的请求后,从2019年年初开始,他就利用工作之便,将他们医院内部网络上的产妇信息一条条的抄下来,然后制作成表格发给张伟,这名单就是就是那个系统上面有系统能直接倒下来,还是直接一个个抄下来的,我一个个抄下来的,一个个敲,呃,一个个插了呃电脑上面是吧,那敲很长时间了。

据这位护士交代,每个月他大约会将苏州市两三千名产妇的信息抄下来,以每条六毛钱的价格出售给张伟,他就说反正他说呃钱不会少你的,他就反正每次给了他之后,他自己统计,然后就是他直接打钱给我这样子双方这样的合作模式。到了2020年疫情期间出现了变故。

第一,这名护士由于岗位变动离开了产科,第二,由于大量的产妇信息被泄露,社会上已经有人在反映卫生部门有所察觉,加强了管理,我就说我也不想弄这个事情了,然后我就跟他说,我说我不想弄这个事情了,我说我想多点时间陪小孩,然后他说那就给你他他可能以为我觉得钱少,然后他说给我价钱,我说不是钱的问题,我说我不想做了。这名护士说,她感觉到了危险,于是向张伟他们提出了中断合作,没想到张伟不干,不想到后来他就说,你要不就说不不继续帮他的话,他意思就是要跟我单位还要跟我家里人说这个事情威胁意思吧,嗯,我我就害怕这名护士是外地人,几年前离了婚,一个人带着孩子离婚后,老家的父母过来帮他带孩子,一家四口人的经济来源全靠他一个人的工资,他说张伟他们一威胁他就妥协了,只有我就是靠我一个人,那个嗯我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在撑这个家,我爸妈年纪都大了,而且我爸妈身体也不好,他们年纪大,我我一个人,然后带一个小孩,就是我们一家四口的开销什么,所以我很舍不得这份工作的,然后我怕我没有工作,所以他就告诉我单位我就没那个,我就我就跟他一起,还是做了这个事情,怎么可能威胁他呀,为了可能威胁我说你可以给就给,不可以给就不给,后来呃我说你如果实在有困难就算了,后来我说,你如果想做的话,我们就多给你点钱,哪有这种词威胁的词不可能的。

与护士说法不同,张伟和丈夫表示,疫情期间,由于一些变故,他们的合作确实终止了一段时间,可后来在他们提高了购买价格后,护士就同意了继续合作,并不是受他们威胁都给了呀,你那都给了,就呃本身是嗯他给我一次就是结一次钱的嘛,嗯呃,后来就是一个月,先嫌烦了嘛,嗯一个月给他1万块钱购买,价格提高后,护士决定铤而走险,为了方便抄写产妇信息,已经调离产科的他偷偷的配了一把产科办公室的钥匙,并将这把钥匙给了张伟,让张伟利用晚上或者无人时潜入产科办公室抄录,哦,那个那个下班一般没人是吧,下班他因为他在里面上班,他知道情况的嘛,他知道里面有人没人,那个点就是很安全的时间嘛,没人的嘛。付给护士的劳务提高到了一个月1万元,张伟夫妇在将这些产妇信息对外出售时,也将价格从每条两元涨到了每条六元,我还是一个法律达摩,还有一个就是想多存点钱花在那里,以备不时之需。

产妇个人信息的源头找到了,可这事儿还没完,上面那个医院的护士提供的产妇信息大多数是整理成表格出售的,可是侦查员发现,嫌疑人在交易时,有些产妇信息是直接从医院内部电脑上翻拍下来的,未经整理,难道还有其他信息渠道没有查清吗?啊,就直接拍下来拍下来的照片,那这边电脑屏幕都在这边,这边看这边这是一,这是几个,嗯,这就是每一张图片就是一个人的,这是一个人只有一个人的信息哦,这个是预产期,预产期,然后上面有他产妇的信息,产生的证件号码,电话号码,名字是产后的名字都有,这名护士提供的产妇信息都是他从医院电脑上抄下来,整理成表格给张伟他们的,那这些从电脑上翻拍下来的产妇信息是从哪儿来的呢?呃,因为当时,呃张珍后来因为他,嗯,就是相相相对于比较配合了,已经就是比较配合我们工作了,他自己主动说了他还有另其他来源,然后其中他就讲到了呃有一家摄影店的,他说从他那边也购买过信息,通过讯问张征他们交代,他们偶尔会向另外一个名叫宋超的人购买,宋超是当地一家儿童摄影店的负责人,原来就是说呃护士那边新区的那个护士那边也不多,就是他们就是他对着屏幕拍的嘛,嗯,他都需要工作的,拍的也不多。

宋超说他的这家儿童摄影店是2018年从钱老板手上盘下来的,在交接时钱老板给了他那名护士的联系方式,然后他就与那名护士一直在合作,嗯,刚开始是百天的嘛,百100天,宝宝100天之内呢,然后他会一个月,嗯两次吧,嗯左右啊,嗯大概多多少啊,多少条啊?嗯,一个月在一千多2000条左右,这样他多少钱一条呢?1块51块5,一条在苏州市看守所,记者也见到了苏州市另外一家医院的那名护士,14年左右吧,是怎怎么会想起做这个事儿呢?嗯,是因为我有一个比较要好的同事,嗯嗯,他是消化科的啊,他是消化科的护士,然后他的朋友是开这个母婴照相馆的,这名护士是苏州本地人,家里经济条件比较好,他说给宋超他们拍摄产妇个人信息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人情,嗯,然后他的朋友就是开母婴照相馆,然后当时可能生意不太好,然后呢就跟那个人就跟他讲,问他有没有妇产科的朋友,能不能能不能提供一下名单,然后当时因为我那会儿嗯对这方面也不是很懂。这名护士与宋超之前的老板认识,当时只是出于帮忙给他拍摄了这些产妇信息,后来钱老板没做了,特意交代让他继续支持宋,超出于友情,他就一直做了下来,自己真的没挣什么钱,就是因为我帮他拍了这些孕妇的名单,他对我表示感谢,然后就发888元的红包给我,基本上就是每个月这样子,整个链条查清了。警方认为,医院的两名护士张伟夫妇和个人信息的购买者张峥,谭慧婷等人都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将他们全部移交给了检察院。像我们这个案件呢,因为我们他是一个上下游,上下游犯罪的,首先第一第一层级,像我们医院的护士,这个医院的护士,他是属于利用职务,这边就是在提供服务或者履行职务过程中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是依法要从重处罚的。本案中的第二个层级是两名中间人张伟与谭雪平夫妇,检察官认为,他们故意引诱医护人员泄露产妇个人信息,也是从重打击的对象,现在两名护士与中间人张伟夫妇以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第三层级,就是说这些购买的购买也是微微合法经营活动购买的,我们一般情况下我们都是采取取保候审,就是说取保候审,如果说后期他的犯罪数额包括这个违法所得,这个非法获利数额天行条数可能如果达到三年以下的,我们可能建议法院可以适用缓刑。本案中,张征、常慧萍、宋超等人同样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但他们既有二次贩卖,又有商业推销,情况比较复杂,案件中还有许多事实有待查证,目前都是取保候审状态,检察官发现信息系统有漏洞,都可以看到这个系统,全苏州市的医生的账号护士可以随意登录,范围就是某一层级的,一个窒息的范围,医院的安全防范措施不到位,所以说建章立制,他也没有被泄露的产妇信息《今日说法》继续播出国家强调公民个人信息保护已经很多年了,苏州市两家医院的护士为什么能够轻易的拿到整个苏州市的产妇个人信息,并且对外贩卖的时间长达数年还无人察觉呢?

为了打开疑问,检察官李东山对涉案的两家医院进行了走访。在走访中,李东山发现,这两名护士之所以能够轻易的将这些产妇信息拿到手,主要原因是医院内部的这个信息管理系统存在弊端,因为本案的信息是,我是从一个江苏省妇幼保健系统流流传,就是流出去的就流传出去的,这个江苏省妇幼保健系统呢,他在苏州有一个子系统,这个系统呢,每一个医院他都可以看到这个系统,全苏州市的所有产妇的相关信息。检察官李东山发现,这个名叫江苏省妇幼健康信息系统,只要登录上去,就可以看到整个苏州市所有医院的产妇和新生儿信息,这是全省的吗?没有具体医院呀,比方说苏州,苏州市的苏州市,这是苏州市所有的妇幼,对对都都可以,都可以找到。据医院介绍,信息系统之所以设计为全市可见,是为了方便产妇出现突发情况时,在苏州市任何一家医院,医生能够及时查看,及时诊断,这样的设计初衷是好的,可给两名护士盗窃整个苏州市的产妇信息也提供了方便。

另外,医院的内部管理也存在问题,这个江苏省妇幼保健系统的这个账号和密码一般都是给医生的,但是医生由于他有大量的其他工作,在具体工作过程中,他都安排把账号和密码呀,他可能就给了一些护士让护士去登录,输入就是本院的一些产妇的信息,根据这套系统的设计,本来只允许持有个人账号与密码的医生才能够登录,可医生大多事务繁忙,信息查询与上传一般由护士代劳,并将自己的账号与密码给了护士。

而护士群体人数众多,流动性大,给管理带来了难度,我觉得应该分层有一个层面,当然如果没有合理使用,因为我们在医疗活动过程中,或者我们工作需要我们要查看其他信息,那我们至少有一个分层级的,有一个层级的,有一个范围就是某一层级的,你知悉的范围,那可能进一步缩小这个信息系统的风险,减少信息系统的风险。

除了要对信息系统加强管理与升级,检察官还认为这两家医院在个人信息保护方面防范意识不强,缺乏针对性的举措。我们这个医院在正常的这个关于信息的保管使用方面,它虽然有一些规定,但这些规定不具体,也没有明确的违反相关规定要追究什么责任的,这个就是程序上的这个文本性的东西,所以说建章立制他也没有。检察官认为,医院应当针对个人信息保护加强宣传和学习,同时还应当出台相对应的规章制度进行约束。检察官李东山准备就本案发现的医疗系统在个人信息保护方面存在的问题,向当地有关部门写一份检查建议,以及从源头上阻止产妇个人信息的泄露。

2020年10月份,全国人大对外公布了《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其中提到,有关单位与部门在处理个人信息时,要制定内部管理制度和操作规程,对个人信息实行分级分类管理,采取相应的加密、去标志化等安全技术措施,合理确定个人信息处理的操作权限,并且定期对从业人员进行安全教育与培训,防止个人信息的泄露、窃取、篡改和删除。好感谢收看《今日说法》。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