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足球网欢迎您!
今天是:2021年08月02日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2021年7月17日今日说法主题是一时之怒上集 今日说法文字版—大地足球网

2021年07月18日 10:07    来源:央视   责任编辑:


cctv1官网直 20210717今日说法完整视频


蒙面男子持械行凶,五金店主奋起抵抗完走到我跟前,就拿大锤就给我一大锤,一个身份成迷的老汉精神状态非常正常,就是不说自己的身份,和过去两个原本和睦的邻居,五金小店凌晨遇袭的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恩怨?一时之怒,《今日说法》即将播出2020年6月15日凌晨1点。

在吉林省长岭县三清山镇的一个五金店门前,出现了一个神秘男子,男子头戴一顶工地上的装卸帽,一只口罩遮住了大半个脸,男子在五金店门外徘徊了大约一个小时,凌晨2点左右,他又回到了五金店外,可是此时男子手里多了一把铁锤,我家老头还说句说是不是老儿子呀,我老儿子吧,他是总是他是录像的,他录像的吧,他总是有的时候就1点多,2点多起来,就他能开个门。刘女士是五金店的女店主,凌晨门外的声响让她立刻清醒,意识到来人并非儿子时,蒙面男子已经走到了刘女士的卧室门口,我就这么扶着门问他,我说你是谁,他也不吱声,一直也没吱声。

危险临近此时,刘女士并未意识到我走到我跟前,就拿大锤就给我一大锤完,他这么一打,我这么一躲,就在过了,缝了三针,我的脑袋缝了三针,转过来,他就奔我家老头儿去,又打我老头儿,这一锤,他这老头儿缝了五针,店里安装的电子监控记录下了整个搏斗过程,从这段画面中可以看到,搏斗过程持续了一分多钟,而这一分多钟,对刘女士和她丈夫老孙来说却是生死瞬间,我就跟他俩挣扎的抢大锤,我抢大锤都坐到这个门框跟前儿了,完了后尾儿准是我家老头打了他一一棒子,准是打晕了,是咋的咱不知道,他就给大锤松开,我寻思我赶紧抢大锤,我赶紧跑完,我就被后边跑,我去找我,我给大锤就扔到我的洗手间里头了。而此时,刘女士的丈夫已经被蒙面人打倒在地,但不知何故,蒙面人并没有继续攻击老孙,而且匆忙逃离了现场。

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59岁的刘女士和她的丈夫老孙在长岭县三清山镇经营一家五金杂货店,铺面是自家的房子,既是门市也是住宅,做生意和吃住都在一起。凌晨时分,蒙面男子突然闯入店里,让老两口是惊恐万分,闯入者离开后,刘女士打电话报了警。三清山镇距离长岭县公安局六十多公里这天清晨,长岭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侦查员接到三清山派出所的通报,辖区刘女士家中凌晨出现闯入者,有一男子蒙面拿一把大锤破门而入,将流及其丈夫岁月打伤,五金店中安装了监控探头,侦查人员迅速调取了当晚的视频画面。

嫌疑人进入室内之后,受害人在卧室应该是听到了声音,然后就从卧室出来了,正好就碰到了嫌疑人,直接就进行了搏斗。当时搏斗是很激烈的,嫌疑人拿着铁锤就是不断地往受害人身上打砸,受害人和他的老伴儿两个人奋力的反抗,最终把铁锤抢了下来。母亲小店为商住一体,前后都有门抢下蒙面人的铁锤后,刘女士从后门跑了出去,因为她儿子出的是一栋楼两个门儿,他从后门儿跑到他儿子家嗯叫他儿子。

眼见女主人逃离,蒙面人试图去追赶他一把推倒阻拦在门口的男主人,并从墙角堆放的五金建材中抽出一根长条木棍作为武器追了出去,可是他显然没有成功,很快他又折返回来,在离开之前,蒙面人用木棍砸坏了店里的监控显示器呃流,脸被打出血了,那个老头儿也被打出血,他的帐篷留下了大腿,他们还一个袋儿,里头一个塑料袋,里头还有两个锤子,还有两包汽油,还有两个锤子,还有两瓶酒对一个在身上,一个人在深夜闯入铁锤攻击,随身携带油料和打火机,这让办案人员意识到,这不是一起简单的伤人案件,用大锤打击人的头部,并且还拿汽油,动机应该是很明显的,他是就想下重手,将刘母置于死地,然后用汽油分身。那么这个蒙面男子是谁呢?他精心预谋,周密准备,想要杀死这对夫妇,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我们一直考虑啥呢,是不是抢劫,是不是流窜过来的,因为他们家是开的商店嗯是不是抢劫再去考虑的是不是他这个嗯有矛盾点,要报复杀人被害夫妇在街面上开店,平日来往的人员复杂,中间也难免会有一定的矛盾出现,但由于案发时间正值深夜,房间里并未开灯,加着对方有意用帽子和口罩遮挡面部,被害人未能看清嫌疑人的面貌,看他感觉他的年龄呢瞅不出来,感觉你们厮打过程中感觉也瞅不出来。店主夫妇都已年近六旬,女主人左眼失明,男主人腿部残疾,行动不便,但是在于比他们高大的蒙面男子搏斗时,二人居然将来人的铁锤抢下并反击对方。办案人员分析,这个蒙面男子体力较弱,应该年龄偏大,年龄应该在55岁以上,戴着一个帽子,而且这个帽子吧,是那种在工地像扛水泥那种带披肩的帽子,像是在工地这一类干活儿的人围绕现场遗留的打火机和汽油桶等物品的来源,侦查人员在附近商铺及加油站等场所进行了调查走访。打火机商店老板就是他们,他只就是告诉咱们说,之前三四年前他商店曾经卖过,但现在就是没有了,加油站上咱都走访了,在这块咱没有发现年龄在55岁到70岁之间的男子,成为办案人员重点排查的对象,三山乡是重中之重,重点人看看矛盾点了,或者是游手好闲的呢哎,从这个角度去工作一下,他来的时候他他俩过来的,她那时候是属于是的啊,他一个给他领回来了,对对对,他俩就共同过日子,对对对对对对,从哪儿把他领回去,是的,我也不知道,咱我没说,我这个事儿咱也不打,我也不是很快,在距离案发现场不远的蔡家屯村干部提到的一个人,引起了侦查人员的注意,不到那打那有啥用,家人的情况,他家是哪儿的,他说不说不知道,不知道,他都没说过,没有没有没有,从来没说过。杨丹是吉林省长岭县三清山镇蔡家屯的村民,在他眼中,继父王富是个宽厚温暖而又值得信赖的人。十几年前,杨丹的父亲车祸遇难,没过几年,唯一的哥哥也不幸离世,家中接连出现的变故击垮了母亲,在母亲最无助的时候,继父王父出现,由于继父与母亲并没有正式结婚,杨丹一直称呼继父为王叔,像父亲似的就跟亲父亲是一样一样的了,虽然他不挣啥钱,就是没有啥钱,但是家里外头园子啥的,这都伺候这农庄家院活,他是干的不错。十几年来,王叔一直照顾着生病的母亲,为家里的生计忙前忙后,尽心尽力,从无怨言。对杨丹而言,王叔早已是亲生父亲一样的存在了,伺候我妈,冬天时候给我妈做做饭啥的,完了再整整柴火,母亲和王叔的生活虽不富裕,但十分安稳,这让杨丹非常安心,如果不是2020年6月17日这天几个公安民警突然到访,这样的平静生活也许还会一直维持下去,没叫你呢喝酒呢,正搁那儿,我叔回家的时候跟我妈好喝点儿,酒完了就来了,说不知道哪块儿有案子,完了说是调查户口,朝我妈要身份证,还有户口本儿啥的,我妈正搁那儿专心的搁那儿找户口本儿呢。

完了这面儿的警察就问我叔跟我叔唠嗑叫什么名字多大年龄,他说叫王富62岁,不知道家是哪儿,瞅着也是非常正常人,但是你说不清他的身世来历。民警和王叔谈了什么,杨丹没有注意,他,只记得简单的三言两语之后,王叔被民警带上了车,我就这么寻思的,我寻思应该没啥事儿,他也没啥大事儿。王父被带走杨丹最初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这些年来,他的王叔一直没有身份证,也没在本地落户。杨丹认为,只要公安人员把王叔户口和身份证的问题查清楚了,自然会放他回家。

然而,事情并没有朝着他想象的方向发展,神秘老汉身份成迷老家是哪儿的不知道你的父亲是啥名不知道母亲都不知道冲动行凶,悔恨终生,不怕后背或者是几个大字一时之怒。《今日说法》正在播出鉴于王富对个人身份含糊其辞,无法自圆其说,长宁警方依法对王富采取强制传唤措施,结合五金店,案发现场的相关痕迹物证进行排查比对,同时对王夫的真实身份进行核查。

在三清山派出所,侦查人员的疑问进一步扩大,在整个吉林省叫王府有很多嘛,然后每一个都是点开看,我们有一个跟他长得就是一样的。更加引起办案民警警觉的是,王府身上的几处颇有深意的文身土样,他左小臂呃有三道31cm长的刀疤,刀疤,下面是纹着一对鸳鸯。从纹身上看,王府应该遭受过感情纠葛,在我们对他身体进行检查的时候,发现了他的后背还刻着七个大字,可能是难忘父母,忠孝父母,引上江湖,难忘故土,这次感觉就是从这分析看,也也是隐藏着很大的含义。王富身上疑点重重,侦查人员试图让这个自称王府的人讲清自己的生活轨迹,以寻找与其身份有关的线索,你的姓名我叫王富,年龄有啥有啥属啥的,属猪的老家是哪儿的,不知道你的父亲叫啥名,不知道母亲都不知道,他就说他嗯小时候就跟他跟他妈出来之后完了他妈带他走,两家跟你妈在哪儿了,生活那我可真想不起来了,在哪儿想起来了,就在我妈带我那家,我就想那家是哪儿,是哪个省,就不知道是哪个省不下来,一个能正常表述的人,精神状态非常正常,就是不说自己的身份和过去,这就反映出他有问题,那你怎么走到这块吉林的,哪是吉林的吉林省,我也不知道咋走王府关于自己人生轨迹的回忆,直到最近20年,才有了清晰的地理位置和具体的人物,20年前来到了农安县三岗乡,一个叫张全的家族,给西家做成功侦查人员,随后与农安方面取得了联系,很快,他们得知王富所说的张全确有其人,但是已经于几年前过世。张全的妻子如今居住在长春,他向侦查员们证实了王府的这段经历,就是他家里面儿养的牲畜和种地,他就在那块儿干活儿,基本上是没给他开过工工资,就是给他提供过住的地方啊提供吃,提供喝,但是这人吧,就是特别能能干话,很少能干活儿啊,也对他家这些活儿也挺上心的,然后就是一直干了挺多年。在张全家中,王富结识了如今共同生活的老伴儿,俩人就是属于让张全和他妻子撮合到一块儿的,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我是刚订婚。

据杨丹回忆,在当时,因为王府没有身份证和户口本,他和哥哥都曾经明确反对过母亲和王父在一起搭伙过日子,一开始我不同意,因为啥呢,因为他没有户口本,没有身份证,我说,妈呀,他啥也没有,咱咱来了咱不懂,也不知道他是哪儿的,也是不知道他早先是干啥的,我说你要想清楚了。接触几年之后,杨丹对王夫的印象有了很大的改变,不过对于王富,他心里还是有些无法解开的疑问,我还真问我就喝酒的时候吗,就像唠嗑的时候,我说,哎呀,那啥呢,你家我爷和我奶,你们老家到底给哪儿啊,人家就问,我就告诉我,他说是黑龙江的啊,我妈我爹都没了。对王府的来历,蔡家屯的村民一直十分好奇,不少人问过王府的来历,但他一直讳莫如深,谨慎回避,我说你,你是哪个?

先说笑容是的,完了他咋说的,他说你下户口的啊,他们完了他没说那啥,家是哪儿的呃就是父母啊,以前结没结,结过婚有没有孩子,一概就是只要问他,他从来都不说,只字都不提,就是他,就是或者说有些人问的时候,他就是找另一个话题,他给躲过去了。虽然王富这个人看起来有些神秘,但是村民们对他却没有任何芥蒂,因为在他们看来,王富憨厚,热情,是个难得的好人。这人当时给这身的感觉没什么缺点,非常勤劳,谁家有需要帮工的,他就乐于出出力去帮助人家嗯与邻里关系相处的也都非常好,与任何人也没有什么矛盾纠纷。而在与王夫的交谈中,侦查人员还是听出了异常,这个人口音是东北口音,但是不应该是长岭的啊。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王富与警方的对话已然进入无法推进的重复与消耗,办案民警开始有些着急,因为通过证人证言以及案发现场相关政务的比对,警方已经确定此前发生在三清山镇五金店的案件与王富并无关系,如果没有证据表明王富友涉及违法犯罪的行为,即便查不出此人的真实身份,长宁警方也必须在法律规定的24小时之内结束对他的审查。那么,这个王父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呢?这个事儿必须得查清楚啊,绝不能让那个一分的危险啊再次流向社会啊,给群众呢造成不必要的危险或者伤害。抱着一线希望,办案人员再次来到王府,在蔡家屯的居住地对王父的随身物品进行了仔细的搜查,希望能够找到与王夫过去有关的线索。经过我们查找了解,没有查到一件与王夫过去身份有关的任何物品及记载,但是我们在他的行李中发现了一部老人机,因为他当时他说嘛,他说他不认识字儿,也不会打电话,只会接电话,而且还没有电话,然后当时在他枕头里发现这个老人就感觉非常可疑了。这部手机的发现1度让办案民警信心大增,因为这是王府谈话中唯一的破绽,正常现在的人哪有不和家人联系呢,这么长时间不和家人联系也不打电话,说明他自己还是有一定的隐隐藏一定的秘密。围绕这部手机,长陵警方对王府的关系人进行了全面筛查,经常联系的就四五个人,一个是他这个现任的这个妻子,还有就是那四五个经常跟他在一块儿打麻将的人,任何人的联系方式他都没有好好想,想想明白你自己的身世,说明白你自己的来历啊。这眼泪在眼圈里说说,从神态上就能看出来,他就是挺内疚,挺惭愧的,这个他心态能看出来,甚至有时候我们都感觉到要突破下来了,等于觉得要说了,但是他有时候突然又转变,倘若王父真的与长陵以外的某宗案件有关,那么在当地的公安数据库中,很大可能存有案发现场的生物信息。

办案民警随后将王府的照片,血样,指纹等生物信息上传至全国公安数据库,将之于其中的案件信息进行比对和查询,dna送到松原市的公安司法鉴定中心也是加班加点的给他们工作了一下,也是没有嗯比对出人员身份,然后就开始查指纹技术。比对反馈的情况并不乐观,针对王府的传唤审查却已进入了倒计时,接下来该如何处置这个叫王富的人,侦查人员陷入了矛盾之中,因为眼前这个人,这个王父,我们确定一定不是他的真实姓名嗯,而且我们坚信他身上一定背着重大刑事案件,这是我们非常坚定的了,现在都控制住他,这个时间一旦放了,他就再也找不出他自己心里知道怎么干嘛的,他的行事的条件他够不够,如果有有重大作案嫌疑的也可以,当然现在是以那个刑刑犯罪事实为前提,是不是这个是一个前提条件,可惜也没办法,你现在你都是靠证据,可能是你没证据,你凭感觉,你把人跟这种也是,就是没办法就向放弃。尽管所有办案人员都相信这位对自己过去守口如瓶的王父很可能身负重大刑事案件,但是没有证据,他们只能放人。

侦查人员决定解除传唤,送王父回家,他一是不认识字儿,再一个兜里面也也没有钱回到他现在这个家,然后我们领导让我给他联系个车呃把钱付了,然后把他送回去,此时侦查人员心里清楚,一旦放王府离开,他极有可能会逃之夭夭。然而短期出现在王府即将走出公安局大门的一瞬间,我都已经联系好这个出租车了,马上要要到的时候,指纹比对出来了,这个是我们大一的王的手印,这个是指纹库里头,在每一个手指上找到了三十多处的特征点,最后十个手指一共找到了三百多处,通常点指纹比对,结果显示,王府的指纹与30年前发生在长春市的一宗盗窃案的嫌疑人所留指纹高度重合1990年5月14日,网上显示的是长春市兰家乡因偷盗四轮车采集十指指纹,叫张承爱,1990年5月17日显示蓝家公社因偷盗被采集指纹,名字叫张成富,地点是同一个地点,同一个班单位发过,他因为偷窃,采集了两次信息,报了两次,姓名都不一样,库里面儿是没有照片,也没有身份证号,但是张成富与张成海的指纹信息与王富是一致的,所以说是他们是同一个人,围绕张成富这个名字进行搜索,办案人员有了重大发现,用张成富的指纹信息搜索现场信息,看看有哪一个现场是有张成富做的案,最后呃在指纹系统里面比对出一个长春的一个故意杀人案,我侦查人员将张成富又带回办案区,面对办案人员的讯问,张成富再也扛不住了,最后他说了一句,我也不想活了,接着供述了自己1999年8月23日在长春市宽城区兰家乡杀死自己情妇的全部犯罪过程。被张成富杀害的女子名叫宋晓雪,21年前的那宗凶案发生在夏末秋初的傍晚,事发时,很多村民正在街上散步纳凉,不少人目击了张成富行凶杀死宋小雪的经过,他当年是和妻子离婚,离婚之后呢她和这个被害人呢是情人关系。案发当天,张成富在村里听到了一些关于宋小雪的风言风语,他非常生气,酒后堵在那个就是被害人家的那个门口,要跟被害人去唠一些感情上的事儿。宋小雪与张成富遭遇时,她刚从城里卖完菜回到村里,在家门口,两个人话不投机发生了争吵,言语上有些冲突,之后他把自己随身携带的那个凶器拿出来将被害人杀死,他是案发之后啊顺着他家后院的苞米地就逃跑了。案发21年间,宽城警方陆续查证过一些和张成富有关的线索,也曾经多次针对张成富开展过抓捕工作,只是发现他逃跑方向是白城方向,然后到通过到白城啊包括到黑龙江,没发现其有就是亲属或者是呃间接的联系,联系关系就是关联人在在那个这两个地方,然后这个线索就中断了。谁也没想到,张成富在外省逃亡一段时间后,静悄悄返回吉林省,在距离家乡不足100km的地方悄无声息地隐藏起来。

21年前,他也是比较年轻的,可能酒后也是一时的冲动,但是事后他肯定是相当的后悔,从他将自己的左臂划了三道刀疤,可以看出,他是对当时自己的行为非常的悔恨,但是大错已经铸成无力回天,他还不敢去面对这种事实。在老家乡亲的记忆中,张成富性格暴躁,劣迹斑斑,而当他以王父的身份出现在长岭县蔡家屯时,他给人的印象却是老实憨厚、吃苦耐劳的,反差之大令人难以置信。张成富在逃亡21年后终于归案,而侦查员们在三清山镇的调查却没有停止,他们要在这里继续寻找出现在五金店里的蒙面人,那么这个蒙面男子是谁?他与店主之间又有着怎样的恩怨呢?明天同一时间,请您继续关注这起案件,感谢收看《今日说法》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